top of page

[小道親故事]只有愿力能抵業力

只有愿力能抵業力

(二十一)


◎教捨區 陳豐榮

(承2023年11月15日萍江竹刊電子報)

後學在剛出社會不久,跑到製鞋業的裁緞工作,內容有分幾部分:鞋面、後包、飾條、邊飾、飾片等等。有一次材料沒有控制好造成不足,反應給老闆知道,當下老闆的反應暴跳如雷,聲音之大令人震撼。不過之前也不是沒有被罵過,難聽的話也聽多了,不過這次好像不一樣,氣勢猶如山洪爆發不可收拾,為了材料不足的問題大罵三十分鐘。他氣不喘臉不紅、中氣十足,狂罵嘶吼盡情揮灑。老闆把心中忿怒不滿的包裹要我一人帶走,此刻時間好像為我停留,每一分每一秒有走不過的煎熬和難堪。心想人生總有一些起起伏伏,該罵時別人不會客氣、客氣就不會罵人!自己的幸福感,沒有人會為了你而配合演出的。

老闆毫不遮掩講出他的真心話,後學只好扮演洪水般的疏流,讓廢水髒水直入大海。所以心裡勸慰自己說:「你就忍一忍!老闆累了就會休息,口乾舌燥自然就講不下去。」豈料這一刻要等很久很久,被罵到臉紅耳赤好像欠債不還,雖然如此,相信時間會因體力不濟而停止。

此時有一位太太看到老闆這般飇罵,事後忍不住問說:「你怎麼那麼厲害,老闆這樣罵你一句也不回?」其實為了生活要忍耐,辯駁恐怕會被罵更久更兇。工作在外,學習忍耐很重要,被罵性子就按捺不住,一年可能要換掉好幾個工作,幾年後滿街都是過去的老闆!

那麼罵人和被罵,其實罵人比較辛苦,罵到氣急敗壞怒火攻心,既損氣傷身又被別人討厭。被罵的人,只要能把身心靈安頓,六神歸一不被聲色所轉,就算被罵一整天,自己還是「歸欉好好」(台語);原來自己工作的競爭力,不是工作能力行不行,全憑靠的是忍耐的工夫!

後學在這邊的工作大約兩年,像這般猛烈的砲轟,也忘了承受多少次,這些猶如烤爐般的冶煉,只要忍一下就過去了。

離開裁緞工作,在新竹找到一家油廠上班,進去之後負責製作香油部分。老闆娘為了讓新進人員能適應工作,貌色忻然說:「你只要把油做完了就可以下班。」第一天工作下午三點就下班,這種感覺真好,過了沒幾天,心裡正想要下班之際,老闆娘說:「你今天先幫忙把這些貨送完再下班。」往後下班時間就越來越晚,從原先的三點到五點,到了七、八點才可以回家。老闆娘說:「順路把貨送完再下班。」其實路是不順的,有時從新竹送到竹北再回到香山,常常已經晚上七、八點了。

本來上班騎自己的野狼機車,現在下班要順路把公司的川崎騎回家,那台野狼只好擺在油行附近騎樓放生,有一天突然不見了,以為是小偷嚇了一跳,後來發現是機車放太久造成別人不滿,因此故意把車子移得遠遠的,後來只好找個時間把機車騎回去。到了星期日不用上班,師傅禮拜天還要上班送貨,所以川崎要留下,野狼不在這裡要怎麼回家,老闆娘要後學搭公車下班。可是想了想這怎麼搭車?久久才有一班車,身體又弄得髒兮兮,宛如礦坑的工人,怎麼好意思搭車,只好慢慢的走路回家……。

香油不必天天製造,其餘時間就是送貨。騎的是川崎一二五,因為人矮腳短腳筋又硬,雙腳踩不到地上,只能單腳踩地。假如貨品載得太重,常常上車難,下車也難,一個重心不穩就摔車。

上班才沒幾天送油品出門就發生事情。有一次載兩桶十八斤重的香油要送到某家醬油廠,從新竹西大路地下道口馬上右轉,這一個大轉彎車子不穩就倒了,油溢出滿地來,要怎麼辦?這個時候只想趕快清理地上油漬,一時不知道拿什麼東西來清理,恰巧一位太太見狀趕快幫忙,就在我們慌慌張張手忙腳亂的時候,一輛機車從身邊呼嘯而過,當頭一抬真的嚇死人,機車一滑就倒,人連帶機車摔得好遠好遠,差點摔出紅綠燈的十字路口。最後幸好沒事,否則麻煩就大了。

某日要送十八公斤桶裝沙拉油到新埔,第一次挑戰十二桶共二百一十六公斤,相當台斤三百六十斤。東西實在太多太重,心情惴惴難安,一路戰戰兢兢最終還是順利送到目的地。不久又要挑戰新的紀錄,車載滿雜貨,有十八公斤桶裝油、麵粉、紅豆、綠豆、花生等等,各種雜貨超過四百台斤,要送到寶山雙溪。

機車貨物載太多,把手一直抖動,感覺快撐不住,一路上如履薄冰、恇懼一不小心就摔倒,車子快到雙溪時,路上碰到一個小坑洞,冷不防在須臾的瞬間機車倒地,四百斤的貨品撒落一片,頓時有一對開車路過的夫妻趕快下車來幫忙,還有兩位女學生也來幫忙,他們很有熱忱又有同理心,此時覺得很不好意思也很感激。女學生說;「你要送到哪裡?我們幫忙送過去」。後學不好意思婉拒她們好意。女學生不放心一路跟在後面,走了一段路她們才離開。

好不容易把貨送到店家門口,人想下車下不來,這時候車子一不小心又倒了,真的很丟臉,當著老闆面前摔車,這已經摔了第二次,東西被摔得面目全非,這教人家東西怎麼賣?所幸店家人很好,一句責罵的話都沒講,照單全收,自己很不好意思拿著錢就回店了。

回到店裡,後學把剛剛摔車的情形告訴師傅,師傅聽了就很生氣跑去質問老闆娘,為什麼一次要載那麼重?老闆娘悻悻然的解釋:「我是為了讓你早點下班,才叫你一次載那麼重,你為什麼要跑去跟師傅講這些?」

後學常常要送貨到菜市場,老闆娘交代:「店家的生意好,客人多,你就不要急,在旁邊等一下,老闆有空再點貨。」話說不用急,可以等一下,不過回去慢了,老闆娘恐怕也很有意見,有時會感到無所適從。

送貨到菜市場,最怕機車進不去,進去了又找不到地方停,東西要從遠遠的地方提進去,但是一次提不完,車上的東西怕回來就不見了,心裡總是有些不放心,東西弄丟了恐怕要自己負責。還有市場人很多,機車在人群中穿梭,怕一不小心就傷害到別人,尤其送到店家時,地上有坡度,想下車有困難,一個不慎怕壓到人,心裡負擔十分沉重!

另外送貨最怕找不到地方,沒有效率又浪費時間,電話問老闆娘她會不開心:「你的記性怎麼這麼差?以前有送過啊!」有嗎?什麼時候來過?一點印象也沒有。

有一次送貨回來,準備接單再送貨,就像貼身護衛站在她身邊等候開單,她倏忽一臉怒氣說:「你不要一直站在我的旁邊,我會很緊張!你的頭腦怎麼不變一下?自己要找工作做,不要老是一直站在那邊。」老闆娘生氣了!瞬間空氣凝結,一時不知所措,人不知閃到哪邊去,如果還不趕快找個地方開溜,恐怕又是一次印象深刻的記憶。

某天傳來一個聲音,好像是在叫自己。於是問老闆娘說:「妳在叫我嗎?」她好像沒聽到,不抬頭不應聲,後學不敢再求分明,此時躡手躡腳慢慢的往後移開。此時師傅便分析說:「以後如果聽到聲音比較「昂聲」那個就是在叫你,講話輕聲細語那一定不是在叫你。」聽師傅這麼一說果真比較容易分辨,此時心裡比吃檸檬還酸。這個世上有一種東西是可以「聲控」的,原來我還有一個名字叫「昂聲」!

在這裡工作,老闆和老闆娘差不多每天都會幫後學「上課」,有一天製造香油出問題,老闆娘要特別加強「教育」一番。她一肚子文章,希望一次就讓你永遠記住。後學自知學習能力不足,老闆娘恨鐵不成鋼,教育一次就要讓你徹底明白。因為內容既有「深度」又有「廣度」,所以心為之「動容」,熱淚差點按捺不住的滾下來。不過還好最終還是忍住了,要不然老闆娘大概會說:「你在哭什麼?不要說我欺負你喔!」

在油行工作八個月的時間,受教育以增其所不能。然而歲月如梭青春不待,時間好比白馬過隙般的流逝,雖然日子過了三十年,回顧從前酸甜苦辣其味無窮,歷經這段往事,感悟這就是修道的增上緣,也是生活的歷練。

(續下期)

© 2024 安東道場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