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[小道親故事]只有愿力能抵業力(二十)

◎教捨區 陳豐榮

(承2023年11月1日萍江竹刊電子報)


三、那些年常挨罵的日子

每當後學在承受家人逆境中的洗禮,其實自己的故事也在同步進行。在家中的每一個成員都有自己的故事,每個事件中,彷彿在平靜的湖面掀起了潮波漣漪,家中只要一人有事,大家必然禍福與共、同享甘苦。數十年的逆流,命運共織共編一條無色的蜘蛛網,曾努力想脫逃,卻躲不過宿命的催討,在生活中不敢奢求富與貴,只渴求能有那種鄉野間的恬靜自若。過去常有接二連三寫不完的故事,碰到困境只能淬礪堅強奮勉自己,最後是否能否極泰來,只能先盡人事而後等待天命的恩賜!

父親的意外截肢、後來又被無端倒債、長年臥病在床,多年來長處於飢餓不堪。接著胃癌開刀,住上好幾個月的加護病房,生活日常還有無數次的意外,回想昔日總總,不禁要問當年是怎麼走過來的?

許壇主(後學母親)過去經常發生車禍,家人莫不常為之掛念擔憂;還有無故病痛常不知緣由。一下頭痛一下腳痛,肚子痛,神經痛,呼吸上不來,感覺快沒氣了。還經常腦袋瓜不小心撞牆起了大水包,此般餘殃不斷,層出不窮的枝節令人頭殼發麻。另外三弟的精神病,太太莫名的脾氣加上短暫的精神病,還有三個小孩所生的病,才明白了解,何謂川崎氏症?厭食症?腦膜炎?這是後學生活中所承受的第一種功課。

從小在磚窯長大,甫從小小年紀即做苦力,常因過度勞累上課就沒精神,老師教的沒在聽,作業經常交不出來,老師就體罰學生,常被摑巴掌、打屁股,小腿常被竹籐打出一條條痕跡,好像被刑求逼供。回憶那段童年往事,別人是快樂的放假,我們是要更辛苦的工作,平日放學回家要先做一個半小時,晚上碰到下雨,即便再睏再累,也要趕快爬起來蓋磚坯。尤其碰到寒冷的冬天感覺最難受,生活常過著提心吊膽又緊張的日子;這是生活中的第二種功課。

第三種生活的功課:世上有一種苦叫挨罵,挨罵不是挨揍為何叫苦?因為他會讓人十分「心痛」,這種痛不亞於皮肉之苦。曾想過挨罵的心痛為何讓人特別有感?只要能「無心」不就不痛了?所以「心痛」只因心有所住,能無住離相即不著心,心不動則神定,「心空」豈有苦焉?不過知易行難 ;差別在於放得下要「苦心」,放不下則「心苦」,痛不痛在於心如何安頓!因為自己沒有修又不「放心」,自然會嚐到一些苦頭!

「人怕傷心,樹怕傷皮。」說來被責罵是很難堪又沒尊嚴;過去的點點滴滴讓人深刻而難忘,寫下最不堪回首又最難啟齒的一頁。自尊如受傷的樹皮不知被搓傷了多少次?常仰天嘆息,俯地忖思,這種日子有揮之不去的感傷,總覺自己是一個很沒用的人,被念被罵最好的防衛就是逆來順受,沒有什麼條件可以反駁,只好照單全收,才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!

常言修道要八風吹不動,心動一定痛,不痛則不動。不過自己修持不夠,被痛罵時只有忍氣吞聲本事,心物不能化於無形,看到別人的臉色,觸景而動心。曾有一段好長日子,心情常深感無限低落,隨著歲月的增長,慢慢的適應別人的冷言熱諷。從有感到無感,從含淚到無淚,不解這是無感還是麻木?別人怫然惡言之斥,慢慢能泰然處之來面對。道德經說:「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」一切終歸要回到自然;此乃老子聖言天地之妙本。而老子曾言上善若水,水看似柔弱無為,能不爭、不辯、不厭,法效自然歸於一理;其實柔者不弱,強者非真強,柔能克剛,剛強則易碎。

當遇上強者惡口加於諸身,唯有柔水以對才能化解一切怨懟。當要忍無可忍、無法可忍、忍到忘忍,即使天天面對批判,才可以安然度日如常。但是因為自己修鍊尚淺,只因常抱執著和罣礙,以六識妄心掛帥離道必遠,如果能藉事煉心,昇華自己所不及,當下豈不是最好磨煉心性的機會?故若取一切相必受相轉,有物不可化,才會造就自己的「傷心」之苦。

本段將談論的是,如何從挨罵的日子,從容的走過這段荊棘之路,這些內容讓自己感到慚恧無光,不過在此提及陳年過往,是要和大家分享這段時間的修道感悟和體驗。世上沒有不能解決的問題,也沒有走不出來的難關,只是端看你用什麼心走過這段路!

常有人一見面便訕笑說:「豐榮啊!你怎麼長得這麼醜?」這句話是一見面的口頭禪,不說彷彿就不會打招呼,這些話聽久也習慣了,久而久之,不得不承認自己長相可憐,假如有人說其實你也長得還不錯,那一定在說反話,自己也不相信,因為已經有根深蒂固的觀念了。

有人說長得不帥的比較吃虧,其實不然,端看你用什麼心看待。那一些為情所苦的人,通常都是俊男美女較多,像後學這樣條件的人,雖然無聊一點,但是可以免除一些麻煩,何嚐不是另類的福報?更何況修道之人本應看破「色即是空」,人到年老時還有俊男和美女嗎?

有一年大家一起去台北向老前人拜節,走進佛堂老前人一一關心幾句;接著慈悲後學說:「其實你也長得……」老前人一句話沒有說完整,大概是要說,其實你也長得不難看。不過老前人為什麼別話不說,卻要這般鼓勵後學的自信,彷彿前人大德知道這些事情?

在要返家回程時,老前人又一個個的關心幾句,看見後學又說:「其實你長得……不錯。」未料老前人再講一次,美醜本凡庸之事,心想老前人為何要特別再提起?

有些人喜歡開玩笑說:「豐榮啊!你怎麼這麼笨?還不是普通的笨!」這個沒辦法,也不是毛病脾氣,想改也改不了。不想承認自己笨也沒辦法反駁別人。畢竟這個叫天然呆,只要看到這張臉就知道,想賴賴不掉、想辯辯不得、想逃逃不了、想遮遮不住,所以就順其自然吧!

「你貼的磁磚,黏得著嗎?」當下只有苦笑,沒有答腔,也不想辯駁,時間久了自然有答案。

「你來這裡讀書三年,不會浪費國家資源嗎?」聽別人這麼一說,心裡有點心酸,不禁懷疑自己在這裡是不是多餘的?(續下期)

Opmerkingen


© 2024 安東道場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