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[小道親故事]只有愿力能抵業力(十九)

◎教捨區/陳豐榮

(承2023年10月18日萍江竹刊電子報)

2、魏壇主求道後的改變與影響

後學母親許壇主求道後就非常勇猛精進,隨著歲月的成長,修道的信念與日俱增,漸漸更能體悟大道的寶貴。多年來在各角落不斷渡人,其中壇主所渡之人,也有幾位比較發心特別的人;其中有一位魏壇主,她的求道故事非常經典,希望能藉此一隅,介紹魏壇主發心後的改變,從故事中以印證天命的尊貴。

修道成道非一蹴可及,毛病氣習乃累世所造。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,如果能改變也要經過一段長久的時間修煉,要無所不用其極的努力,才能「克己復禮」以求中道。但魏壇主不一樣,須臾間就轉性,真不可思議!

魏壇主(魏錦鳳)還沒有求道之前,她常接近佛教,經常定期布施,算是很虔誠的佛教徒。雖然如此,身上的業力還是不能消,脾氣個性總是表現得比較剛強,在還沒見過魏壇主之前,從許壇主對她的談論中,留下一個既定的印象,當後學見到她本人時,兩種落差實在是南轅北轍,有如天壤之別,真不敢置信,是什麼力量改變這麼大!尤其是在這麼短的時間,能這樣改變一個人!

求道時要有一筆功德費,她心裡不排斥,在佛教常常發心布施,所以反而很在意這次了愿的機會。但是身上沒有錢,平時生活拮据,要去哪裡湊錢?想一想家裡有沒有什麼值錢東西可以賣!突然想到客廳的電視和錄放影機,但考慮了很久還是不敢賣,萬一先生回來了,如何交代東西已經被自己賣掉。所以改變做法,先把結婚戒只拿去典當得款兩千,再向許壇主借四千,因為九月五日求道,而十日才領薪水,所以才會因此為功德費而苦惱。

試想有誰會為了功德費去借錢的嗎?有人會為了功德費要拿家裡的東西去典當的嗎?就是這份真心誠意,求道之後有不可思議的改變!在民國七十三年九月五日求道日的前幾天,她說:「先講明的,求道可以,但不能叫我吃素!」許壇主回說:「當然不會,吃不吃是個人因緣,所以不會勉強。」不可思議的是話說完不久,就在求道前三天吃素了!為什麼吃素真的不知道,沒有人成全鼓勵,說吃就吃,也沒有什麼理由,沒有勉強,也沒有為什麼!另外讓人讚嘆的是,還沒有求道就先渡人,辦道時連先生、兒子也一起來求道。

求道後的壇主,徹徹底底的改變,第一次見面覺得她很平易和善,笑起來特別有親切感,好像一點脾氣都沒有。講起話來總是輕輕柔柔加上一張笑臉迎人的臉龐,宛如風中的草原徐徐搖曳,讓人有如沐浴在春風化雨之中。從那天開始至今,沒有看過她面有慍色,跟過去的脾氣又強又硬,感覺有千丈般的落差。

壇主從小體弱多病,每個月大概有二十五天在生病,阿公阿嬤不捨,常常替壇主進補;雞肉鴨肉,豬心豬肝不知吃了多少?不過越吃身體就越糟。壇主身體經常頭痛欲裂,三不五時半路暈倒,心臟也不好,她的富貴手經常流血,所以十指經常要包紮,還有腳長滿「紅豆」,害她長年不敢穿裙子。

壇主求道的一年前,因為經常頭痛非常嚴重,因此在台北的大醫院做預約檢查,剛好家人突然提醒,壇主才想到和醫院的預約時間要到了。這時候壇主卻說不用了,她才發現這段時間她的頭不再疼痛,連富貴手心臟不好的問題都沒有了,身體一切都回歸正常。這段時間因為她忙碌工作,還有道場的了愿學習,所以沒有注意到她的身體已經悄悄的改變。

求道能真誠發心,命運一定能改變的,壇主發心之後,不僅沒病也沒脾氣,大大改變一個人的氣稟,但壇主對於命運的改變不僅於此。有一次她陪鄰居的一位太太去宮廟,在此因緣下,神明跟她說:「你的命活不過三十七歲。」另有一次在她還沒有結婚之前,還住在彰化老家,人在台化上班,有一位會看手相的老阿伯說:「你的命不長壽,到三十歲就要特別小心!」那麼壇主三十歲求道,一直很發心也渡了很多人,現在已經快七十歲了,如今依舊在道場行功立德,再一次的應證天命的力量,能大大改變累世所造的命運。

小龍女(朱怡菁)是魏壇主的女兒,上有三位哥哥,年紀彼此差了好多歲。這個女兒在她的身上有很多不可思議的故事!在她八、九個月大時,人還不會走路,只會在地上爬,她卻能對著大人說:「我真的真的很想念觀世音菩薩。」她重複講了好幾次,嚇壞魏壇主,感到非常驚訝!還不會叫爸爸媽媽,竟然會講這些話。壇主安慰她說:「等你長大到佛堂去就會看到觀音菩薩。」聽到媽媽安慰的話,小龍女明白點點頭。後來壇主反問小龍女:「妳那麼想念觀音菩薩,那妳認識祂嗎?」她答說:「我很久很久以前就認識觀音菩薩了。」

小龍女有一次看一本很大本的道書,裡面有三尊佛像,她如果發出「呵」的聲音,就是想看濟公活佛。如果比自己的肚子就是想看彌勒祖師。如果想看觀音菩薩,她可以直接講出觀世音菩薩的聖號。

在她十五個月大的時候,壇主工作上大夜班,所以要在白天睡覺。小龍女很乖巧,好像知道媽媽很辛苦,她不吵人自己玩。有時看看佛祖的聖像,累了躺在壇主的身邊就睡著了,就像懂事的小大人。平時壇主拿玩具給她玩,她卻皺起眉頭,大概不知道要怎麼玩,也不想玩,只要拿著佛像給她看,就能安撫她的心了。

魏壇主一個人要照顧這個家庭不容易,她選擇固定大夜班,因為晚上哥哥可以照顧妹妹,下班之後自己可以照顧這些小孩。此時小龍女還很小,雖然大人常常不在她身邊,但是小龍女彷彿有仙佛照顧,平時壇主在樓下就聽到樓上的吵雜嬉鬧聲。不禁地問:「小龍女妳在做什麼?」小龍女答說:「我在跟菩薩玩!」

滿周歲不久後,好像知道大人賺錢很辛苦,她竟然這樣說:「媽媽明天不要泡牛奶了。」好像知道牛奶很貴,喝牛奶會讓媽媽很負擔!壇主問道:「那妳要吃什麼?」「我要吃白飯,妳放著我會自己吃。」吃的很簡單,飯裡常常沒有什麼菜,她很懂得惜福,總是吃得乾乾淨淨,不僅如此,她還說:「明天不用幫我包尿布,我不會偷尿尿。」

在滿周歲又幾個月大,有一天小龍女喃喃自語:「以前很早的人是這樣拜。」語畢,她手比單掌。接著又說:「後來的人是這樣拜的。」說完雙手合十。現在的人「阿叩叩」,她說的即是三陽大道的應運。一個那麼小的孩子,可能還不太會走路,卻能講出這樣神奇的話,實在不可思議!

魏壇主有一天帶著小龍女,和發一組彭瑞英壇主到新竹東門市場,當時她不到兩歲,走進市場看見一位出家人在買菜,小龍女屈身在側,恭敬的說「阿彌陀佛」,出家人轉身點頭示意,原來是一位小施主的聲音。

此時隔壁有一攤魚販,水盆裡有一條黃色大魚,大約兩尺長,小龍女走到水盆的前面說:「你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?」這句話應該可以有很多的詮釋,怎麼解都可以通,也可能是一種不忍的心。這條魚好像一直在注視著小龍女,彭壇主見狀說:「小龍女,這條魚像是在向你求救耶!」

魏壇主對於這條魚並沒有任何做法,不久之後就離開此地,魏壇主回憶起此事感到很後悔,當時沒想到要買物放生,心中留下遺憾。

三人往前走一段路,看見有一攤位在賣活蝦,蝦子在水中跳動,小龍女見狀,冷不防的嚎啕大哭。大概是慈悲心湧起,不忍心小生命不久將屍骨無存,遭到人類無情的吞噬。她難得有一份對眾生的惻隱之心,對照著老闆娘,為了一點蠅頭小利,埋沒了本有的道心良知,好像感覺她這麼一哭會影響她的生意。老闆娘很不客氣的罵道:「蝦子又不會咬妳,妳在哭什麼?」她大聲喝斥,小龍女乍聽之下,難過大哭的往外跑,魏壇主怕她有危險,趕快追出去,從此壇主不再帶她去菜市場。

以前壇主和小龍女的對話,一定有人說:「怎麼可能?」但壇主她說:「後學絕對不打妄語,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。」

不久壇主從新竹回到彰化,在那裡安身立命,過著重新的生活。在小龍女小學五年級的時候,有一天她跟壇主說,我要去台中合德佛堂。壇主反問:「這次佛堂要討論的是高大班的策劃,你去要做什麼?」小龍女竟然說:「我要去監班!」壇主嚇一大跳,思忖這個小孩怎麼會講這種話。

小龍女和同學走一段路,搭上員林客運到員林火車站,坐到台中火車站下車,再搭公車到中興大學附近的合德佛堂。由於時間來得太早,林點傳師還在洗澡,沒辦法開門,但是她們還是順利的進去了。到了佛堂,看到師母的聖像,一起和小龍女來的同學,她有陰陽眼,她指著師母的聖像說:「剛剛就是她幫我們開門的。」各位前賢,從魏壇主和小龍女之間的典故,你相信道的寶貴嗎?還是充滿著疑惑呢?

小龍女讀道學苑將要畢業時,魏壇主告誡她說:「妳一生的職志,要終生護道!」壇主懷抱著一份感恩的心,用終生護道的心如實的報答母恩,報答濟公老師的傳道之恩,克盡本份,以替老師分憂!(續下期)

header.all-comments


© 2024 安東道場

bottom of page